11岁少儿睡前故事 夹心布丁卷

故事会 | 童话故事 / 作者: / 时间:2018-09-28 08:05:19 / 34℃

聆听能够锻炼孩子的记忆力。肉丁网儿童故事栏目为辣妈辣爸们分享国内外的各种童话故事,优美的语言典型的人物形象塑造,让宝宝兴致勃勃,意犹未尽,去体会一段有趣而富有意义的故事,让宝宝提高对文学作品的兴趣。

11岁少儿睡前故事:


从前,有一只老猫,大家叫她塔比瑟·特维奇特太太,她是一个总是在为自己的孩子们担心的母亲。她常常要四处寻找她的那些小猫儿,这些淘气包,随时都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烤点心的日子到了,为安全起见,她决定先把孩子们关在碗橱里。

她捉住了毛毛和咪咪,可汤姆却不知上哪儿去了。

塔比瑟太太上上下下跑遍了整个房子,喵喵呼唤着汤姆小猫。她在楼下的食品室里上看下看,她在堆满脏被单的储藏室里左转右转。她跑上楼梯,钻进阁楼,可哪儿都找不到她的小猫。

这是一座很老、很老的房子,到处是橱柜和过道。这里的一些墙壁有四英尺那么厚,常常会有一些奇怪的声音从那里面传出来,仿佛在楼下隐藏着什么小小的秘密。当然,在壁板上你会看到一些形状古怪的小门,而深夜里,一些东西就不翼而飞了——特别是奶酪和熏肉。

塔比瑟太太越来越心烦意乱,叫声也变得刺耳了。

当妈妈在整个房子里团团转的时候,毛毛和咪咪却又开始淘气了。

碗橱并没有上锁,所以他们推开了橱门,跑了出来。

生面团正放在炉火上面的一个盘子里,等着发酵,他们立刻凑了上去。

他们柔软的小爪子轻轻拍打在面团上——“让我们来做可爱的小松饼吧?”咪咪对毛毛说。

可就在这时大门外传来了一个敲门声,毛毛吓了一跳,立即跳进了面粉桶里。

咪咪逃到了乳酪间,跳到放牛奶盘子的架子上,把自己藏进了一个空牛奶罐里。

门外来的是一个邻居,瑞比太太;她是来借一些发面酵母的。

塔比瑟太太一边下楼一边大声的喵喵叫着——“请进,瑞比表姐,请进,请坐吧!我刚刚遇到个大麻烦,瑞比表姐,”塔比瑟说着,流下了眼泪。“我亲爱的小儿子托马斯不见了,我真怕那些耗子会把他捉了去。”她用围裙角擦着泪水。

“他是一只小坏猫,塔比瑟表妹,上一次我来这里喝茶的时候,他还用我最好的绒帽子玩翻花绳呢。你都在哪儿找他来着?”

“这个房子的每一个角落!那些耗子多得我简直受不了。这么个乱糟糟的家我可真是没法管了!”塔比瑟·特维奇特太太说。

“我可不怕那些耗子;我来帮你找他吧,再帮你好好教训他一顿!这壁炉围栏上的煤灰是怎么回事?”

“烟囱又要打扫了——噢,我的天哪,瑞比表姐——毛毛和咪咪也不见了!

“他们两个都从碗橱里跑出去了!”

瑞比和塔比瑟重又开始搜索整个大房子。她们拿着瑞比的伞在床底下捅来捅去,她们在橱柜中翻来翻去。她们甚至还举着一只大蜡烛,在阁楼上的衣箱里看了个仔细。可她们还是一无所获,就在这时,从楼下传来了一声重重的关门声,还有一连串急促的脚步声。

“是的,那些耗子都泛滥成灾了,”塔比瑟泪如雨下地说,“上个星期六,我从厨房后面的一个洞里抓住了七只小的,用他们做了晚餐。还有一次我看见了他们的老爸爸——一只又老又凶的大耗子。瑞比表姐,他竟然对我龇出他的大黄牙,我朝他扑过去的时候,他已经飞快地钻进了洞里。

“这些耗子弄得我神经衰弱,瑞比表姐。”塔比瑟说。

瑞比和塔比瑟找呀,找呀。她们两个都听到阁楼的地板下,传出来一个奇怪的咕噜咕噜声,可那儿什么东西也没有。

她们又回到厨房。“至少你的小猫有一只在这里了,”瑞比一边说,一边从面粉桶里拽出了毛毛。

她们抖下她身上的面粉,然后把她放在厨房的地板上。她看上去非常害怕。

“噢!妈妈,妈妈,”毛毛说,“有一个大耗子到厨房里来过,她还偷了好多生面团!”

两个猫太太立刻跑去看放面团的盘子。果然,在面团上还留着不少小小的爪子印痕,还有一大块面团也被挖走了!

“毛毛,她拿了面团到哪儿去了?”

可是吓坏了的毛毛一直在桶里躲着,什么也没有再看见。

瑞比和塔比瑟只好把她带上,一边寸步不离地看着她,一边继续她们的搜寻。

她们来到了乳酪间。

她们第一眼发现的就是咪咪,她藏在一只空的牛奶罐里。

她们把罐子扳过来,好让她爬出来。

“噢,妈妈,妈妈!”咪咪说——

“噢!妈妈,妈妈,有一只大耗子到乳酪间来过——是一只又大又可怕的耗子,妈妈,他还偷走了一块黄油和擀面杖。”

瑞比和塔比瑟互相看了一眼。

“擀面杖和黄油!噢,我可怜的小儿子托马斯!”塔比瑟一边惊叫,一边使劲扭着自己的爪子。

“一根擀面杖?”瑞比说,“我们在阁楼上翻箱子的时候,不是听到过一个咕噜咕噜的声音吗?”

瑞比和塔比瑟又一次匆匆地跑上楼去。那个咕噜咕噜的声音还在阁楼的地板下面清晰地响着。

“这可不是开玩笑,塔比瑟表姐,”瑞比说,“我们要赶紧去请木工约翰过来,带着他的锯子。”

现在,让我们看看汤姆小猫究竟出了什么事吧,它会告诉你在一座老房子里爬烟囱是多么轻率无知的举动,因为在那里看不见前面的路,还有一些巨大的耗子在等着你。

汤姆小猫看见妈妈正在准备烤点心,他可不想被关在碗橱里,所以就藏了起来。

他想找一个绝妙的藏身处,最后决定爬上那只大烟囱。

炉火刚刚点燃,烟囱里还不是很热;不过有一些呛人的白色烟雾从新鲜的绿色柴枝上冒出来。汤姆小猫爬上了炉子的围栏,向上望去。这是一个式样很古老的壁炉。

烟囱非常宽敞,足够一个人直立在其中,还可以转个圈子。所以对一只汤姆这样的小猫来说,那里的空间可是大极了。

他立刻跳进了壁炉,沿着挂水壶的壁炉架,摇摇晃晃地爬了上去。

汤姆小猫从架子往上跳了一大步,在烟囱的边缘上站住了脚,围栏上的煤灰就是这么落下来的。

汤姆小猫被烟囱里的烟呛得咳嗽起来,他能听见从壁炉下传来的捡柴和生火的动静。于是他决定再爬得高一点儿,到烟囱的顶上去,拱开那些挡板,去抓几只屋顶上的麻雀玩玩。

“我可不能回去,要是我滑下去,说不定就会掉进火堆,烤焦了我漂亮的尾巴和我蓝色的小外套。”

这是一个老式的又高又大的烟囱。那时候的人们总是在炉子里放上一些木块,然后烧火取暖。

竖立在屋顶上的烟囱看上去就像个小小的石头城堡,日光从顶部透进来,一块倾斜的石板使得雨水向外流去。

汤姆小猫心惊胆战!他向上爬呀,爬呀,爬……

然后他在几英寸厚的煤灰里艰难地向前跋涉。他觉得自己就像个扫烟囱的小孩。

黑暗中一切都模糊不清。一个管道口连着又一个管道口。

烟倒是变少了,可汤姆觉得自己好像迷了路。

他继续往上爬呀爬,可在他找到烟囱顶之前,却来到了另一个地方——有人把烟囱壁上的一块石头移开了,还有一些羊骨头丢在那里。

“这看上去可真古怪,”汤姆小猫说道,“谁会在烟囱里啃羊骨头呢?但愿我从来没来过这里!可那是什么奇怪的味道?闻上去像是老鼠,不过这味道强烈得可怕。它让我想打喷嚏。”

他从那个洞里挤了出去,开始在一条狭窄的通道里非常不舒服地向前挪动着身体,这里几乎没有一线光亮。

他小心翼翼地摸索着前方的路,他已经来到了阁楼顶板的上面,那里有一个小小的记号*。

忽然,他在黑暗中摔了一跤,大头朝下地掉进了一个洞里,落在了一堆脏兮兮的烂布片上。

汤姆小猫站起身来环顾四周,他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陌生的房间,这里非常窄小,而且充满了霉哄哄的气味,到处是蜘蛛网、碎木板、烂木条和石灰泥。尽管他在这幢老房子里已经住了那么久,却从来没见过像这样的地方。

在他的面前——几乎就挨着他的鼻子尖——坐着一只可怕的大耗子。

“你带着这一身煤灰跳到我的床上来,究竟是什么意思?”耗子把牙齿咬得嘎嘎作响地说道。

“抱歉,先生,烟囱需要打扫一下。”可怜的汤姆小猫说道。

“安娜·玛利亚!安娜·玛利亚!”耗子叫着。于是伴随着一阵啪嗒啪嗒的脚步声,一只年迈的母耗子从一根木椽上探出头来。

仅仅在一秒之间,她已经扑向了汤姆小猫,在他还没有弄清是怎么回事的时候……

……他的外套被脱了下来,他被五花大绑着,身上的绳子都打了牢牢的死结。

安娜·玛利亚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老耗子就一边看着她,一边吸着鼻烟。当她把一切料理停当,他们就一起坐下来,龇牙咧嘴地盯着汤姆小猫。

“安娜·玛利亚,”老耗子说道(他的名字是塞谬尔胡子),“安娜·玛利亚,给我做个小猫夹心布丁卷当晚饭吧。”

“我们还需要面团、黄油和一根擀面杖,”安娜·玛利亚一边歪着头审视着汤姆小猫,一边说道。

“不,”塞谬尔胡子说,“安娜·玛利亚,你应该用面包屑来做。”

“胡说!应该是黄油和面团。”安娜·玛利亚回答。

两只耗子头碰头地商量了一小会儿,然后就分头出发了。

塞谬尔胡子从壁板上的一个洞里钻出来,大摇大摆地走下楼梯,来到乳酪间取黄油。他一个人也没有遇到。

他又来了第二次,为了拿一根擀面杖。他用爪子推着它往前走,就像一个啤酒厂的工人推着啤酒桶往前走一样。

他听见了瑞比和塔比瑟的叫喊声,可她们那时正举着蜡烛在忙于翻箱倒柜。

她们根本没有发现他。

安娜·玛利亚爬下了壁板脚,走过一扇百叶窗的窗台,来到厨房偷生面团。

她拿了个小碟子,然后用爪子在面团上挖了一小块。

她没有注意到藏在一边的毛毛。

当汤姆小猫被独自留在阁楼顶板上的时候,他扭动着身体,试图大叫救命。

可他的嘴里塞满了煤灰和蜘蛛网,而且他身上的绳索都绑得结结实实,让他挣扎不开,所以没有一个人听到他的呼救。

只有一只蜘蛛从天花板的裂缝里钻了出来,用一种挑剔的眼光远远地打量着他身上的绳结。

它是一个打结的专家,因为它常常要在捕捉那些不走运的苍蝇时,用到这个技巧。不过它并不打算搭救汤姆小猫。

汤姆小猫扭来扭去,终于精疲力尽了。

不一会儿,耗子们回来了,他们开始了制作夹心布丁团子的工作。首先,他们给汤姆涂上黄油,然后,就把他卷进面团里。

“这些绳子不会很难吸收吗,安娜·玛利亚?”塞谬尔胡子问道。

安娜·玛利亚说她认为这无关紧要;可她希望汤姆小猫不要乱动他的脑袋,因为这样一来面皮就会弄皱了。她拽了拽他的耳朵。

汤姆小猫又踢又咬又叫,而擀面杖则发出“咕噜、咕噜、咕噜”的声音。两只耗子各抓着擀面杖的一头。

“他的尾巴还露在外面呢!你没有拿来足够的生面团,安娜·玛利亚。”

“我已经把我能拿得动的都拿来了。”安娜·玛利亚回答。

“我想……”塞谬尔胡子说道,一边停下来看了汤姆小猫一眼。“我想这个布丁的味道好不到哪儿去。它闻上去尽是煤烟味儿。”

安娜·玛利亚正想就这一点发表一下自己的意见,忽然,从壁板下传来了另一个声音——一把锯子发出的挫切声,还有一只小狗挠着木板,汪汪的大叫着!

耗子们丢下了擀面杖,留心倾听起来。

“我们被发现了,安娜·玛利亚,让我们收拾一下自己的家当——还有别人的——赶快逃走吧。

“我恐怕我们只能放弃这个布丁卷了。

“不过我确信这些打结的绳子会引起消化不良的,不管你怎么否认这一点也没有用。”

“赶紧走吧,帮我用被单包上几块羊骨头,”安娜·玛利亚说道,“我在烟囱里还藏了半块烟熏火腿呢。”

于是,当木工约翰掀开壁板爬上来的时候,阁楼顶上已经是空空如也了,只有一根擀面杖和一个脏兮兮的布丁团子留在地上,团子里裹着汤姆小猫!

可那一股浓烈的耗子气味却并没有散去;木工约翰用了一早上的时间在那里嗅来嗅去,摇晃着尾巴,把他的脑袋像钻头似的伸进耗子洞里,一次又一次地查看着。

最后,他终于盖上了那块木板,把工具放回了自己的包里,然后走下楼来。

小猫一家已经恢复了宁静,他们邀请约翰和他们一起吃晚饭。

面团已经从汤姆小猫的身上取了下来,并被做成了一个布丁卷,里面塞着葡萄干,用来掩盖那些煤灰留下的痕迹。

汤姆小猫已经被赶进浴室,从头到脚地将身上的黄油洗了个干净。

木工约翰闻了闻那个布丁,然后他说,他很抱歉没有时间留下来用晚餐,因为他刚刚替波特小姐做完了一个手推车,而她还预订了两个关母鸡的木笼。

那天下午晚些时候,我在去邮局的路上——我在街道拐角处回望农场,于是我看见塞谬尔胡子和他的妻子慌慌张张地跑过,他们用一辆手推车载着一个大包裹,那车子看上去很像是我的。

他们转弯来到了农夫珀忒特的谷仓大门前。

塞谬尔胡子气喘吁吁,安娜·玛利亚还在用自己的尖嗓子念叨个不休。

她看上去好像一个带着一大堆行李去度假的贵夫人。

我肯定我从来没有同意将自己的手推车借给她用!

他们走进了谷仓,用一小截绳子把他们的大包裹往干草堆顶上拉去。

从那以后,塔比瑟·特维奇特太太的家里就再没闹过耗子。

而农夫珀忒特却几乎快要发狂了。他的谷仓里到处都是耗子,耗子,耗子!他们吃光了母鸡的饲料,偷走了燕麦和麸皮,还在装食物的袋子上咬出了许多大大小小的窟窿眼。

而他们全都是塞谬尔胡子先生和太太的后代们——他们的儿子,孙子和曾曾孙子。

他们将生生不息!

毛毛和咪咪长大后都成了捕鼠能手。

他们常常出门到村庄附近去捕猎,每次都会大受欢迎。他们捕鼠的要价颇高,这使得他们的生活过得非常富裕。

他们把那些耗子的尾巴悬挂在谷仓门口,以示自己猎物的众多——都是成打成打的。

而汤姆小猫却始终害怕耗子;他永远也不敢再面对任何东西,只要那东西的大小超过——一只耗子。

本站提供信息存贮空间服务,部分内容由用户上传,如有侵权,请提供简单说明,将于7日内删除。
本站原创内容未经书面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复制、传播、发表,可联系本站购买商业服务。
相关专辑:睡前故事动物故事
相关阅读
排行

最热
4岁小孩格林童话故事全集 外国童话故事
小学生睡前故事 外国童话故事《织补针》
经典格林童话故事书 《巧克力天使》日本
9岁小学生童话有爱故事大全 《新世纪的
小孩睡前故事文字版大全集 日本童话故事
11岁小学生安徒生有爱故事 《自私的巨
经典童话小故事大全集 外国童话故事《没
小学生睡前小故事大全集 《花岛女王传奇
6岁小孩安徒生小故事全集 外国童话故事
幼儿格林童话故事文字版全集 外国童话故
8岁少儿格林童话故事文字版 日本童话故
12岁小学生睡前故事文字版 《区别》外
11岁幼儿睡前故事大全集 外国童话故事
11岁小学生一千零一夜小故事 《雪窗》
6岁经典安徒生故事 日本童话故事《狐狸
9岁经典益智故事文字版 外国童话故事《
8岁经典睡前故事 《演木偶戏的人》外国
4岁少儿格林童话故事书 《老头子做事总
6岁小孩童话故事 《公主的猫》外国童话
6岁经典童话故事书大全集 外国童话故事